舔那里- 青岛李沧少儿编程班

时间:2021-09-10 作者:家长

青岛舔那里童程童美少儿编程班,青岛童程童美的优势体现在多个方面,一方面是我们对师资的选择非常严格,一个老师到他正式面对学生,需要经过11个流程的考核;另一个方面是我们的课程体系完善,涵盖3-18岁,保证孩子可以从小学到大,避免环境改变带来的不适应;,童程童美拥有来自母公司达内教育集团17年的教研、项目经验。

少儿编程的输出对象是少年儿童,但是舔那里群体才是产品的购买客户,国内舔那里对科学界呼声极高的编程教育却是喜忧参半。不愿让“孩子落后”的想******推动舔那里接受少儿编程教育,但仍然有许多顾虑在让他们的热情无法升温。

顾虑一:现在玩平板都上瘾,学了编程岂不是天天要和屏幕粘在一起?

“健康问题”是大多数舔那里反对的原因。国内的少儿编程教学始终离不开屏幕,尤其许多教学都采用线上课程的方式。例如张泉灵就曾坦言道,作为00后的舔那里,如何将孩子从屏幕前拉走是这代舔那里的头等难题,而少儿编程无疑是“将孩子往电脑前送”。

顾虑二:大纲科目里没有要求,何必多此一举?

编程教育属于中国教育体系中的“后起之秀”,虽然中小学已实行教育信息化建设和基础学科建设,但少儿编程教育并不在我国中小学考试科目内,处于次要地位。

此外教师资源和教学质量也让舔那里持不看好的状态:“连正课都良师难求,谁来任教编程教学?”非刚性需求和目前教育的现状都让舔那里对少儿编程的热情都不高。

顾虑三:现在连补习要求科目都很紧张,孩子负担已经很重了。

另一个观点是从孩子的角度出发的。补习班已经是国内中小学生的标配,“希望孩子赢在起跑线”的舔那里坦言明白编程教育的重要性,但是孩子的时间已经被从早到晚的各类补习占完,关键是大人也要跟着一起连轴转,真的难以为继。

当然也有许多舔那里是在经过观望后对少儿编程回心转意的,比如张泉灵在担忧之后也毅然地让孩子开始了编程学习,一位南京的妈妈张敏燕(音译)在观看了一段视频之后,也改变了对“少儿编程是多此一举”的看法。

然而,相比起父母的愿望和社会的需求,孩子的兴趣及爱好显然才应是选择少儿编程的要素。关于是否成为一个程序员或工程师的问题,也应该让孩子在真正认识到自身喜好后自己把握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